困擾香港近4個月的違法占中集會昨天夜裡落下帷幕。香港警方在金鐘占領區採取的清障行動基本完成,對涉嫌非法集結、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者進行了逮捕。
  在近4個月的違法占中集會過程中,海外有一些人將其稱為“雨傘革命”,並試圖將其與“顏色革命”相提並論。在某些人的設想中,確實希望香港真的有一場“顏色革命”,並藉此將香港鬧得天翻地覆,將局面鬧得不可收拾,進而動搖“一國兩制”,給中國政府出個大難題。然而,那些“設想”只能是幻覺和臆想。兩個多月的事情發展變化讓人們清楚地看到:在香港,“顏色革命”的成功幾率為零。所謂“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指的是前些年在獨聯體國家和中東、北非地區一些國家發生的一系列政權變更事件。人們註意到,這些“顏色革命”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比如,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通常是經濟發展長期停滯落後,人民生活極端困難,社會矛盾尖銳。又比如,那些發生在不同國家的“顏色革命”,毫無例外地都有外部勢力插手。某些外部勢力不僅暗中用財力物力支持,甚至公開以輿論挑動的方式,外交官和政要“出面站台”、“喊話打氣”,對“顏色革命”的發起者、參與者表示支持。再比如,儘管那些“顏色革命”一開始打出“和平”、“非暴力”對旗號,卻最後幾乎都演變成“街頭暴力”,造成運動失控。其結果往往是族群撕裂,社會動蕩加劇,經濟發展環境進一步惡化,人民貧困依舊,原有的矛盾不但未能解決反而加深。
  由國外那些“顏色革命”的事例和教訓可以看出,無論什麼人試圖在香港搞什麼樣的“顏色革命”,都註定要失敗。這首先是因為,香港的經濟發展穩定,作為貿易自由港和金融中心的地位牢固。中央政府保持香港長期穩定發展的決心不變,各項惠港政策已經和正在產生實實在在的效果。香港目前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正在長期發展中穩步解決。因此,在國外引發“顏色革命”的基礎——經濟因素,在香港不存在。其二,此次“占中”的發起者、煽動者、幕後支持者以“特首選舉”為題發難,錶面看似乎可能演變為具有明顯政治訴求的“顏色革命”,其實二者毫無可比性。在香港,《基本法》的法律權威性以及中央政府對香港普選問題的程序設計安排為大多數香港人所接受,循序漸進的民主更符合香港的現實。如果有什麼人以“真普選”為招牌,挑戰香港的政治基礎,騙不了人,其背後圖謀更難以得逞。
  其三,香港人平和、務實、理性,人心思安,喜歡開開心心地過日子。對於那種可能導致持久的社會對立和動蕩的“顏色革命”,沒有多少香港人願意卷入其中。對於任何“街頭鬧事”、“暴力衝突”,香港人強烈反對。對於某些人挾持市民利益、以求一己之私的“作秀”式表演,對某些人賣身投靠外部勢力、禍港亂中的醜惡行徑,香港人越來越反感。香港人的人心所向,已經對所謂的“顏色革命”投了反對票。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一點是,香港不是烏克蘭、突尼斯或其他什麼地方,香港是中國的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可以任由殖民者予取予求、吆五喝六的地方,再也不是那個可以任憑外國人指手畫腳說了算的地方。歷史在變化,中國在發展,日益強大的中國是香港穩定的基石,繁榮富強的祖國是香港的未來和希望。在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外部勢力想插手香港的企圖必然被碰得頭破血流,“顏色革命”在香港沒有市場,沒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原標題:國平:“顏色革命”為何在香港徹底失敗)
創作者介紹

外牆油漆

fi23fiaj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