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港招“災”,“三子”難辭其咎
  【環球軍事報道】在香港《星島日報》評論中,戴耀廷等人的自首“來得太遲”。文章稱,雖然這場運動被學生組織騎劫,偏離了最初的“劇本”,但無可否認,“三子”是運動的始作俑者,對今日的爛局要負重大責任。他們在多年前首先提出以違法行動爭取“真普選”,併為此提供了帶有道德光環的理論基礎,在眾人心中播下“違法有理”的種子,將違法行為“正義化”。結果是,認同“違法抗爭”的人越來越多,運動卻再難以駕馭,此時,他們卻把司機位讓給學生瘋狂駕駛,自己又沒有勇氣及早呼籲群眾跳離這失控的列車,任由大家自我感覺良好地在車上,直至失事流血。文章批評“三子”宣稱“占中”啟動後被“雨傘運動”取代,意指以後發生的事與他們無關,“這說法完全是卸責”,不論在法律還是道德上,“三子”均難辭其咎。
  這一天,像這樣要求戴耀廷等人為香港之亂負責的聲音在香港媒體上還有很多。《南華早報》的評論稱,“占中三子”,一位是法律學者,一位是社會學家,一位是牧師,三位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對宗教有強烈信念,但對政治和政治組織卻一無所知,這是近乎可悲的。所以他們雖然發起了“占領”運動,卻從未成功帶領過運動。自9月底學生罷課觸發“占中”以來,“占領”人士占領了旺角、金鐘和銅鑼灣,偏偏就沒有中環。過去兩年,戴耀廷一直是政治辯論的焦點人物,但“占領”開啟後,他突然變得無關緊要。如今,他們幾乎沒參與抗議,也沒同警方衝突,卻跑去自首,這無非又是場媒體大戲,毫無意義。
  香港《成報》懷疑“三子”想“以退為進、以屈求伸”,將抗爭引到法庭。這種所謂的承擔精神“是玩弄政治光環的延續,是繼續迷惑民眾的漂亮手段”。文章質問,60多天的“占領”行動給香港經濟造成損失,“三子能承擔嗎?”市民生活受到妨礙擾攘,“三子能補償嗎?”
  “他們當然不是英雄”,香港《星島日報》3日說,在中國曆史上,叛亂將軍的結局都是跳海自盡或自殺,他們的行為都是有代價的。現在,即使“三子”承認責任、承擔責任,都不會減輕他們的罪狀。香港《信報》稱,“三子”中戴耀廷和陳健民都有法律背景,自首後有必要為民主與法治取得平衡,別踏入孤芳自賞的盲點與誤區,以為滿懷理想即有權犧牲別人的小我來完成自己的大我。須知道,民主種子必須深耕於法治土壤。
  “再多的說辭,留待法庭陳說吧”,香港《太陽報》3日說,“占中三搞手”口口聲聲要承擔法律責任,發起萬人自首,到頭來自首者僅一二十人,戴、陳等更言明只會就非法集結而自首。可為時兩個月的“占領”行動,若非“占中秘書處”事前長達年餘的籌款及籌備,並提供他們從不同途徑得到的大量財政及資源支持,“占領第一線”的青年會一直拖嗎?若非有人存心煽動,學生會走上越來越偏激的路嗎?
  “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則多死焉。”香港《東方日報》社評引述春秋時代鄭國政治家子產這番話,以說明法治的道理——“如果執政者嚴格依法辦事,就沒有人敢以身試法,相反,執政者太過懦弱,有法不依,自然亂象叢生”。社論稱,以“爭取民主”為名的“占領”運動已淪為無法無天的政治鬧劇,“愛與和平”變為“恨與暴力”。最令人不齒的是,學生組織的頭目發起暴力衝擊,自己卻躲得遠遠的,還辯稱“各有分工”。文章要求香港當局“當斷則斷”,收拾亂局,並提議擒賊擒王、實施宵禁,甚至出動駐軍,先禮後兵。“因為一物降一物,老鼠可以戲弄病貓,但絕不敢挑戰老虎”。
  (原標題:港媒建言香港當局當斷則斷 收拾亂局可擒賊擒王)
創作者介紹

外牆油漆

fi23fiaj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